当前位置:主页 > 曝光台 > 盲行者张洪勇攀珠峰,成为首位登顶珠峰的中国

盲行者张洪勇攀珠峰,成为首位登顶珠峰的中国

更新时间:2021-05-26 14:34 来源: 编辑:

  北京时间2021年5月24日11时15分,当地时间9时,46岁、已经失明25年的中国盲人张洪在夏尔巴向导的协助下,成功从尼泊尔一侧登上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成为亚洲首位登顶珠峰的盲人。

  这次的冲击顶峰是从2021年5月20日开始的:

  5月20日当地时间凌晨1点,张洪和团队终于盼来了新的窗口期,一行人果断出发,当天翻越昆布冰川,到达C1营地;

  5月21日中午12点,团队到达C2营地;

  5月22日凌晨6点从C2营地出发,中午12点到达了C3营地;

  5月23日凌晨3点从C3营地出发,中午1点到达C4营地;

  休息后于24日凌晨3点出发冲击珠峰峰顶;

  5月24日当地时间9时,天气晴。张洪终于克服一切困难,在三名夏尔巴向导的协助下站在了珠峰峰顶上。有人疑问张洪为什么需要三名夏尔巴的帮助登顶,其实这并不是因为张洪的体能不够强,而是因为夏尔巴向导需要在8000米的高海拔上不停说话提示张洪如何攀登!这是一个平凡人身后不平凡的探索,也是一次极致挑战下的最真实人生。

  让世界看见我

  几年前,张洪听到了美国盲人登山家艾瑞克攀登珠峰的故事,深受鼓舞。张洪早就在心里下定决心,要在2021年——人类攀登珠峰百年之际,登顶珠峰。经过高寒、高海拔、高负重的训练,2021年4月,张洪一行人前往尼泊尔,从南坡向珠峰进发。他想突破自我,打破束缚脚步的困境,张洪说:“我看不见世界,但我要让世界看见我。”

  童年不幸,青年双盲

  儿时的张洪视力正常,但父亲和叔叔都因青光眼失明。张洪每天要用竹竿牵着失明的父亲和叔叔走在崎岖的田埂上,村里的大人和孩子却总在远处窃语这个不幸的家庭,他的童年就这样在自卑和压抑中过去。长大后,高考失利,18岁的张洪带着父亲给的几百块钱,独自去到大城市,希望能够打出一片天地。21岁时,张洪遇到了他的妻子——夏琼。本以为一切都在稳中向好,不料家庭遗传的青光眼发病,张洪双眼致盲。

  妻子的支持

  张洪失明后,一度对生活不抱希望,数次想自杀,都被夏琼救了下来。夏琼不仅没有放弃他,反而违背整个家族的告诫,毅然决然嫁给了失明的张洪。这么些年都是夏琼在做他的眼睛,照顾他的起居。当张洪选择挑战珠峰后,夏琼十分担心他的人身安全,自己也只是想过平稳的小日子,一度面临两难的抉择。但夏琼明白张洪心中的梦想,即便自己有担忧,也依然选择了支持丈夫去实现他心中的梦。

  攀登珠峰前的准备

  对盲人来说,行走在普通路面上都存在一定的危险,更何况是登山、登世界最高峰。所有的登山课程、体能训练向导都会根据张洪稍作更改,张洪也经过自己的消化理解牢记于心。每天进行跳绳、跑步等常规训练的同时,张洪还坚持负重爬楼,他每天都负重30公斤爬自家的12层楼10遍,不仅增加肌肉的重量与体积,还极大地改善心肺功能,以便更好应对高寒、高海拔的恶劣环境。

  张洪最开始在成都、上海进行创业,但打拼失败了。将近四十岁时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进入西藏自治区规模最大的一家综合医院——西藏大学附属阜康医院,成为了一名理疗师。他用这些年创业、工作攒下的积蓄作为攀登的主要资金。

  但这对于攀登珠峰来说还差的很远。于是张洪开始在各地进行宣讲,告诉大家他要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消息。当社会各界都听说有一位盲人要开始攀登珠峰后,纷纷前来募捐,助力张洪顺利登顶。

  张洪在拉萨做理疗师时,就开始进行业余登山活动。也是在这个时候,他认识了此次登山向导陈涛(强子)。强子是攀登域创始人,国家职业资格户外培训教师,中国登山协会和四川登山户外运动协会职业高山向导,专业从事高海拔攀登10余年。2019年他就带领张洪成功登顶新疆慕士塔格峰(7546米),2021年珠峰南坡攀登出发前,他与张洪在四川高海拔山区进行了登山相关技能的系统培训,并在张洪2021珠峰南坡春季攀登中担任领队,经过徒步大本营、罗波切东峰攀登训练、昆布冰川及高营地拉练,一路协助张洪攀登珠峰。

  踏上征程

  抵达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之后,2021年4月3日,张洪及团队开始徒步进山,走珠峰大本营路线(EBC)。这一路都是雪山美景,张洪不断听到同行者的赞美声。走了近四小时后到达当天的休息点帕丁克小镇(海拔约2600米)。

  4月10日,徒步八天的张洪抵达了整个路程的最后一个休息点——罗波切(海拔约4900米)。

  这一路,张洪遇到了来自世界各地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彼此间的交流与鼓励,给予了他很大动力。之后几天,张洪又进行了几次拉练,并在4月19日成功登顶海拔6119米的罗波切峰。

  要攀登珠峰,昆布冰川是第一道门槛。4月25日,张洪及团队一起走向昆布冰川进行实地拉练。

  这里随时会有冰块掉落,甚至两侧还会有一些悬冰,因此通过这里时一定要加快速度,稍有闪失就会酿成大祸。几乎垂直的冰壁让张洪无法得知下一步应该放在哪里,他手脚并用,一只手抓住上升器,另一只手摸着冰壁上队员留下的痕迹,才顺利完成此次拉练,也是通过这次实地拉练,张洪感受到已经真正进入了珠峰的攀登节奏。

  4月26日晚,张洪一行人出发前往C1、C2、C3营地进行拉练,这也是他正式冲顶前的最后一次拉练。

  5月4日,他们顺利返回珠峰大本营,等待一个天气晴好的日子。张洪在日记中写道:“今天天气非常不错,我们来到大本营后面的山上,远望了珠穆朗玛峰,大家说峰顶很清楚。”

  5月5日,尼泊尔单日新冠病例再创新高,这一次南坡大本营也受到了新冠病毒的入侵,17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者被检测出新冠病毒感染,他们原定的登山计划只能作罢,返回加德满都接受治疗。张洪的团队在出发前都接种了中国生产的新冠疫苗,在病毒来袭之时,才没有受到波及。

  5月15日,原定于凌晨出发冲击珠峰的计划,也因为突然而来的强气流被迫暂停,高海拔暴风雪将持续4—5天,为了确保安全,只好等待下一个窗口期。而这个空档他们也并没有错失,5月19日,一架直升飞机带来了加德满都的医生,经过核酸检测,所有队员的检查结果都是阴性,中国制造的新冠疫苗,为这支登顶团队提供了身体和心理的双重保障。

  于是,世界看到了他们登顶的精彩一幕。记得在一个月前,张洪抵达昆布冰川时,在日记中写道的:“我无比敬畏的珠穆朗玛,希望你能够愉悦地接纳我。”张洪以顽强的意志、坚持不懈的攀登精神让珠峰接纳了他,他也终于踏上了更大的人生舞台。

  范立欣导演是首位获得美国电视最高奖艾美奖的中国导演,2009年执导纪录片《归途列车》获得了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伊文思奖,2019年,他关注到盲人张洪要攀登珠峰的事情后,带领他的团队用影像的方式记录下了张洪此行的全过程。张洪在日记中写道:“作为一个登山小白,为了拍好这部电影,范导克服身体上的一些障碍,亲力亲为”。这部影片被命名为《让世界看见我》,由北京欣欣向阳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出品,预计在2021年12月上映,敬请期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Copyright © 2021 猛科技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